作者:张棉棉 李竟成 来源:央广网 发布时间:2017/8/8 10:57:07
选择字号:
潘际銮:骑自行车的“90后”院士

 

央广网北京8月8日消息(记者张棉棉 李竟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先生,不仅是一种称谓,更蕴含着敬意与传承。可堪先生之名者,不仅在某一领域独树一帜,更有着温润深厚的德性、豁达包容的情怀,任风吹雨打,仍固守信念。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先生们还需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为后生晚辈持起读书、做人的一盏灯。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先生》第二季,向以德性滋养风气的大师致敬、为他们的成就与修为留痕。

博士生孙其星说:“潘老师今年90岁了,每天都坚持往返六公里,学生们曾不止一次提出,我们接送他来,但他坚持自己来办公室。”

潘际銮,焊接工程专家,1927年出生于江西瑞昌。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3年4月出任南昌大学校长。现任中国焊接学会理事长、国际焊接学会副主席等职。他身上有太多重量级的第一,他是全国第一条高铁的铁轨焊接顾问,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的核电站的焊接顾问,曾成功研制居国际领先水平的爬行式弧焊机器人,科研成果价值高达千亿,“我这一辈子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中国的第一个焊接专业是我创立的;第二件事,我创建了南昌大学;第三件事,我在几十年里,为中国工业经济做了很多工作。”

青年时期的潘际銮

潘际銮曾一度被称为“90后”网红院士,源于那张流传甚广的照片。夕阳下,潘先生乐呵呵地蹬着辆半旧的自行车,满头银发、穿一件红马甲的夫人李世豫坐在后座上,歪着头,展开一只手臂。画面定格在清华园的林荫道上,空气仿佛都变得温暖而甜软。

潘际銮与妻子李世豫在清华园骑行

1969年,潘际銮夫妇和子女的全家福

有人说,那个年代的人很稳。爱上一个人,就是一辈子,做一份工作,就坚持几十年。潘际銮的毕生才华,就是这样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所热爱的焊接事业。

清华机械工程系焊接馆,“潘际銮”三个字高挂在门厅的墙壁上,居于一堆名字里最顶头的位置。1955年,28岁的潘际銮在这里筹建新中国第一个焊接专业,从零开始的事业让很多人不解。有人甚至笑话李世豫:“你男朋友是焊洋铁壶还是修自行车的?”

潘际銮表示,航母、航天器都是靠焊接才能做出来,所以现在看起来焊接专业越来越重要,跟当时大家的理解完全不一样。

60年代初,完成我国自主生产的第一套核反应堆焊接工程;70年代末,研制成功独具特色的电弧传感器及自动跟踪系统;80年代,为我国自行建设的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担任焊接顾问;进入新世纪,攻克高铁轨道焊接接口难题,造就中国时速…… 潘际銮用一个个这样的节点,焊接起了一份辉煌的个人履历,“一根钢轨,钢厂只能生产100米长,两万两千公里的高铁全部都是一点点焊起来的,焊了八十几万个头,一个接一个,这个技术是我们自己的。连欧洲也做不出来,日本也做不出来,美国是想学我们的技术。”

潘际銮家的证书展示柜

今年整整90岁的潘际銮,正在寻求突破如何让一百万千瓦的核电站能够正常运转,目前攻关目标是能承受700多摄氏度高温的焊点,“这个关键部件我就把它焊出来,那个东西一分钟转1500转,要转60年不出问题。”

潘际銮作为我国第一条高铁的铁轨焊接顾问,在查看焊接点的情况。

潘际銮用一生的时间,让自己的国家在焊接领域站在了世界前沿,“国家”二字在他心里绝非一个空洞的概念。1944年,从江西老家逃难到昆明的潘际銮以云南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南联大。他认为读书的目的,就是为国家做贡献:“说实话真不是为文凭,我们就是勤奋学习,就是要把日本人打回去!”

携妻将子抵达南昌就任南昌大学校长

“西南联大”成了潘际銮一生都放不下的“情结”,65岁出任南昌大学校长,之后10年,他一直试图在南昌大学推行西南联大的办校理念,坚决实行“学分制”、“淘汰制”和“滚动竞争制”。人们看到了一向随和的潘际銮罕见的“倔强”,南昌大学则在他任校长的第五年,进入211学校的行列,“我想学西南联大的学分制,就是不及格再修,但是中国不允许五年毕业,开除也不行,当年,如果你开除了学生,他可能自杀。后来我就去请示当时的省委书记,他说你要开除哪个学生,我就给他安排工作。他一说我就放心了,然后我去了第一年就开除了四十几个人。”

潘际銮与妻子李世豫在清华的办公室内

75岁卸任南昌大学校长,潘际銮又回到清华大学。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很多重大工程,都需要他把关首肯,才能上马施工,深夜里站在铁轨边上,测定钢轨的焊接工艺。在北大教了一辈子书的夫人李世豫,永远是他最坚强的后盾。

潘际銮年轻的时候老是下工厂,经常出差,李世豫生孩子他都不知道。潘际銮表示:“生第一个孩子我没看见她也不知道,生第二个时候也不知道,第三个我才知道,年轻人有的是一股傻劲,一心在那干活,家里的事一概都没管。”

李世豫则表示,我没有要求过他。

虽然丈夫听起来曾是那么“不通情理”,但采访中,86岁的李世豫眼睛却始终没从他身上移开过。丈夫蹙眉、她神色凝重;丈夫说到得意处眉飞色舞,她在一旁笑得像个孩子。90岁的潘际銮每天还要在实验室工作10个小时,抽空骑车带她去买菜。

【记者手记】

我是记者张棉棉,采访中两件小事深深触动了我。一是潘先生对新技术的熟练运用。与先生约好采访那天,不巧下了大雨,他和夫人被困在了路上。我正在焦虑,却看到微信上视频电话打来,两位老人挤在小小的视频框里,争相对我说着抱歉。第二件,是潘先生的简朴。作为已经成名半个多世纪的焊接泰斗,他的办公室只有大约10平米,除了书桌、沙发以及堆得满满当当的书,再无其他。我希望到他家看看,一向随和的先生却拒绝了我,理由是家里比办公室更简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味觉与声音也会影响购买行为? 金沙江大拐湾
小小蜘蛛,食量大如鲸 悬挂式单轨列车:让火车飞起来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千赢国际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
博评网